「外网翻译」V神谈EOS节点投票:我们必须绕开的阴影之地

EOS 币圈菜鸡
  • 时间:
  • 浏览:

本文于3月28日发表在Vitalik Buterin的个人博客,标题为 Governance, Part 2: Plutocracy Is Still Bad。Vitalik Buterin是以太坊Ethereum的创始人。翻译自区块律动。

持币者的投票活动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目的既是为了从技术层面为“加密货币”提供监管保障,也是为了决定某些具有重大意义的利益分配问题,比如选谁来运行这些“超级节点”(又名“见证者节点”),比如谁能获取到丰厚的奖金回报。 但对于我来说,这样的投票活动不是什么好事,而我(译注:即作者Vitalik Buterin)也觉得是时候再写一篇文章解释一下我的立场,说明一下为什么这样的投票,会伤害到以以太坊作为代表的底层区块链平台的长远发展。「外网翻译」V神谈EOS节点投票:我们必须绕开的阴影之地

http://EOS.IO 所提出的章程背道而驰。嗯……还有哪家比较大的机构组织提出了这样的说法?而除了声明之外,它们如今又做的怎么样呢?

其实,DOPS 的这种“链上监管”(on-chain governance)还是赢得了很多人的欣赏,最近有很多项目都在夸它的这种好处。链上的持币者进行投票,不仅仅可以在“协议功能”上进行投票表决,同样也能对奖金池进行控制。引用自去年的博客文章:

任何人都可以通过代码更新的方式,在监管结构上面作为调整改变。当“链上投票”发生时,如果投票通过,那么更新就会出现在测试网路上。再经过一段时间,一次具有确认性质的投票活动开始,一旦通过,那么这个变化就会发生在主网络上。他们称这个概念是”自我修订的账簿“。之所以说这样的系统是很有意思的,是因为它让权利实现了迁移,它不再局限在处于核心小圈子的程序员和矿工的手里,而是更加倾向于用户。从程序员的角度出发,任何人都能提交某种更新,最重要的是,每一个人这么做的背后都是存在着利益驱动的。你一旦做出了贡献,社群是可以通过增发的融资,新发行的代币奖励给你的。现在的比特币以及以太坊生态,新的程序员没有什么动力去更新协议,权力往往集中化在老资格的程序员手中;而现在权力逐渐向每一个参与者过渡倾斜。

当然,不仅仅底层会决定上层,其实上层也会决定底层的行为,因为底层的每一个个体都太渺小了。这也是我们之前所描述的普遍贿选的情形。在最好的情形之下,这些奖金会完全返还给选举者,让每一个持币者都获得了利息的补偿,从而抵消掉了增发代币所引发的通胀;而在最坏的情形之下,增发所带来的收益会被某个大的垄断集体给霸占独吞掉。

注意,上面所说的这一切,并不是对所有“链上投票”的否定批评,它并没有排除掉诸如 futarchy 这种管理模式(译注:一种要求选民对未来状况进行预测的管理模式,并且根据预测准确性进行奖励或惩罚)存在的可能。但是,futarchy 还没有经过测试,但持币投票是经过了实践,从目前来看,它似乎带我们走向了曾经我们熟悉的某种政治体制的失败,对于一个致力于打造去中心化应用和工具的底层平台来说,这似乎显得风险太高了一些。

那么还有什么路径呢?答案一直是我们喋喋不休提及的主题:“加密经济”(Cryptoeconimics)。所谓“加密经济”,就是将“利益驱动”,和“设计与开发不同应用及系统”的做法结合起来。目标也是清楚简单的:能够以美金的方式来衡量一个系统的安全性。(侵入一个系统的成本,或者说使得内部成员去违反某些承诺的诱惑)。

一般来说,系统的安全是建立在社会化的信任共识上的。就比如说,现在有 Alice、Bob、和 Charlie 三个人,这三个人中至少有两个人是诚实的,那么这个系统就能运转起来。我们之所以信任 Bob 和 Charlie ,是因为我们跟 Alice 很熟,她是个不错的女孩儿,而她又跟其他二人是朋友。Bob 在金融犯罪执法网络(FINCEN)有清白的记录,并且还有钱款转账执照;而 Charlie 呢,成功的运行一家公司三年的时间,并且还穿了一身的西服。

有关信任的社会化共识,在很多具体的场景内是有用的。但是它无法达到普适性。在一个国家或者一家公司里所适用的共识,在另外的地方也许就得不到认可。而且它们也很难量化。它们看起来似乎是安全的,似乎都有“人”在为另外的人承担相应的责任,但实际上人还是会出于经济利益,被其他人摆布操控的。

而“加密经济”就摆脱掉了对人的依赖,让我们创建了一个系统,引入很明确的经济奖惩机制,好的行为获得奖励;坏的行为获得惩罚,充分发挥数学模型的威力,以保证:“如果要违反 X,那么至少这些人要在这些途径上走偏,而一旦走偏,它们必定会至少承担 Y 的损失。”Casper(译注:以太坊的POS机制) 就是完全为了这个目标而设计出来的。当然,从这个角度出发,你不可能想着通过设置拥有 20 个超级计算验证节点的网络,就能达成这样的信任共识。你必须从头去思考另外的一种设计,能够很聪明的绕过目前的种种限制,既能够实现规模化的增长,还能保证它依然是去中心化的。

这样做的好处是:你得到了一个更为可靠,更受信赖的网络,它既不会暴露在某些攻击风险之中,也不会因为逐利的动机,成为面目模糊的政治势力操纵下的玩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