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有人说, 区块链是人类史上难能可贵的“变革机遇”?

BTC 区块链相信才会自由
  • 时间:
  • 浏览:
关于区块链到底是什么,大家有很多不同的说法,我目前听到最深刻的,也是我自己非常认同的,就是区块链是一种人类大规模协作的工具,它通过经济的正向和反向激励来实现人与人之间的强协作。现在持这种看法的人不多,我知道有万向控股的肖风先生,但我相信最后对区块链有了解的人都会统一到这个认识上。强协作所对应的就是弱协作,我们先讲什么是弱协作。我们几个人一起做一件事,我们几乎只做自己愿意的事而很少为此做出妥协和牺牲,这种情况就是弱协作,典型的有自由市场,还有媒体、互联网社区,有人愿意问,有人愿意答,大家「两情相悦」。弱协作比乌合之众强,一般情况下构成一个和谐社会没问题,但如果需要竞争某种资源、价值的时候,就远不及强协作。相对应的强协作就是在协作过程中部分人甚至所有人都要为之付出代价。历史无数次证明,小规模的强协作群体可以迅速、有效的战胜大规模的弱协作群体,就是有组织的少数可以战胜无组织的大多数,这是大家都明白的道理。人类形成强协作组织的模型自古以来只有两种方法,一种基于惩罚,另一种基于经济激励,而不管用哪种方法,都有一个基本前提,就是拥有共识,然后在此基础上结成信任。共识是什么呢?尤瓦尔•赫拉利在《人类简史》中提出共识就是一群人对一个虚构的事实达成了一致的看法,比如说国家,它既是虚构的,又是一个事实,国界原本也是不存在的,但谁侵犯了别的国家的国界,就一定会受到严厉的惩罚,所以我们一旦形成共识并相信它的存在,那这个存在就会异常坚硬且很难撼动。而共识之上的信任就是大家彼此相信没人能破坏这个共识,谁破坏就要受惩罚。在区块链之前,无论是基于惩罚或是经济激励的组织,需要形成最基础的共识和信任必须要通过一些手段。如果要让每两个人之间都能建立连接和信任关系,就会形成F(x)=N*(N-1)/2这样的拓扑关系,而人类学家已经证明,当N大于150,人类就不可能做到每两个人都认识,做不到就没法达成共识。但人类社群很容易就扩展到几万,所以就需要一些信任中心。《人类简史》中也讲到了这个问题。人类其实属于人属,底下又有很多个分支,现在的人类就是其中一支——智人。当时的情况其实非常残酷,智人作为人属的一支将其他几个种属全部消灭,而且都是血腥的种族屠杀。其中就包括主要分布在欧洲的尼安德特人,他们本身条件比智人优越,有更高大的体型、结实的肌肉,还有更大的脑容量。但为什么最后是智人胜利?因为智人的语言中有一种特殊的功能就是会八卦,然后逐渐从八卦的语言中虚构出了一些东西。比如河边有只狮子,大家都可以说,但只有智人会说那只狮子是我们部落的守护神。逐渐地,智人都开始相信这些虚构的神话,就出现了祭司,也就是他们的信任中心,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每个人和中心连接就可以达成共识和信任。这样的情况下人类就可以建立大规模的组织,所以可以想象,150个尼安德特人可以把150个智人打得落花流水,但3000个尼安德特人却会被3000个智人杀得片甲不留。所以说,人借助工具战胜了动物,而一个种属的人战胜另一个种属的人靠的是大规模的协作。在人类漫长的文明史里基本都是通过惩罚来形成强协作的,比较典型的是从古代就一直存在的军队体系,它通过纪律达到了惩罚模型的最高点。纪律是一种反向激励,遵守它就能正常生活,但也得不到更多的东西,而要是不遵守它就要受到惩罚,付出代价。人类对于风险有本能的厌恶,所以人对损失带来的伤痛感的承受力要远远低于收获带来的激励感,所以惩罚是一种形成强协作很有效的模式。后来,人类才意识到其实通过经济激励的方式所有人都能活得更好,这是一个伟大的方向,大约五百年前市场经济在哥伦布环球旅行中诞生了,但即便在这样的情况下,人类还是需要强协作以获得更大的经济效益,我们不能彼此通过市场进行交换,而是要通过群体组织来完成。最终在四百多年前,荷兰人发现了可以通过股份制的方式来形成公司,再通过公司形成基于经济激励的强协作体,然后出现了资本主义。我认为资本主义按字面来看翻译得非常好,以资为本,其实就是一个公司成立时候的出资或是在公司运营状态下,以占有它资本的的份额为权利的载体、话语权的基础。今天,我们拥有了一种基于经济激励的新手段,就是基于价值互联网的可信任的价值、共识载体——通证,它可以进行全网范围、大规模的人类强协作,这是以前人类社会没有经历和见识过的东西。如果我们以通证为基础建立一个新模式,可能就意味着现在大家所熟悉的、已经流行了近五百年的公司体制要面临转型,甚至是被颠覆、解体。市场上有个叫CSDN的公司,发展至今快20年了,还只是个不大的公司,但社区却有2250万个程序员,他们只在愿意分享或者获得知识的时候互动,是一种弱协作,我们对他们的激励是有限的,如果我们需要大家牺牲一些时间、加个班一起开发个软件,在传统的互联网社区很难做到。但如果有了区块链,就可以通过发行通证,以通证为纽带形成激励机制来调动程序员为了某个共同目标进行协作,这就把整个社区变成一个较强的协作体,可以一起去完成一些具有经济价值的事情,整个社区的经济价值和生产力价值也会成倍上升。这对我们这样的社区来说显然是一个历史性的重大机遇。区块链上的惩罚是通过负面的经济刺激来实现的,并不是从肉体或自由方面。看比特币的设计就知道,矿工们同时也是记账员,对他们的正向激励就是好好记账可以得到挖矿奖励,但一旦记假账,好不容易挖出的矿就会被宣布作废,这就是惩罚。区块链使我们第一次出现了没有信任中心就可以大规模协作的结构,它没有中心节点,会相对安全,而它的效率也可以达到和中心化一样高,但并不会超过中心化的效率。最后也不一定做到完全平权,可能是局部去中心化,或是某些节点比其他更有权利,像美国的联邦制一样。所以我们不用迷信去中心化,但要明白区块链和我们原来人类组织模式相比,最大的不同在于它允许在去中心化的情况下实现同等高效的共识达成,并可以在此基础上通过经济激励形成强协作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