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则有,不信则无。

BTC Hos123
  • 时间:
  • 浏览:

最初接触比特币是在16年的夏天,具体是哪天我是记不清了的,那时候一个比特币价格是4000多人民币,可我一个星期的生活费是100多,那时候的我自知道比特币的唯一用处就是在暗网上交易洗黑钱,对于比特币是怎么来我我一无所知,也没有听说过“区块链”这个名词,去问度娘,度娘说比特币是郁金香泡沫,我现在只想再去问问那个经济学家——“屎壳郎”,给他100个比特币他还要不,猪鼻子插大葱装象。

信则有,不信则无。

再后来,“老哥”便成为我的带路人(一个比我年长的朋友),当时一个以太坊的价格是800多人民币,我用全部的零花钱买了3个,我只知道我拥有了3个叫“ETH”的东西,它看不见,摸不着,我只把它们看成是Q币、游戏币一样的玩意,身边的朋友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我说它价值几千块钱,将来会更高,他们很不屑,说我是傻子,拿几千块钱去买一个APP里的数字。但是我执迷不悟,更多的是因为我相信一直都在帮助我的老哥吧,就这样我稀里糊涂的踏入了币圈,并且一发不可收拾。


正所谓,一入币圈深似海,从此生活是路人,我还小不知道这句话的含义,不知道这句话有多重,但是我相信每一个炒币的人都是经历过焦虑与煎熬的,原因只有一个,币价时常暴涨暴跌,上午价格在1毛钱的币,可能你一觉起来便涨到了10元,没错这就是传说中的百倍币,并不是瞎扯,而是真实存在的。


一晃眼,到了17年初,ETH价格跌到了300多,币圈度过蜜月之后,出现暴跌,那是我第一次目睹币圈的残暴,那时候我就是一根嫩绿小韭菜,等待着庄家的收割,确实,我说:“老哥,这也太扯淡了,我1000多块钱都输没了,我不想玩了”,老哥一脚踢我屁股上,骂我没出息,就这样老哥把我从被割的边缘拉了回来,这也是我口头禅“过去就是一脚”的原因吧。


17年2月份,刚好是春节前后,我感谢中国春节可以拿压岁钱的习俗,这是一个好习俗,得好好发扬。2月份的行情还是十分的惨淡,以太坊的价格没有任何起色,然后,在老哥的教唆下,我又把所有的压岁钱买了4ETH,当时价格在400左右,他对这种行为美名其曰“抄底”,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词,后来证明那时候抄底是正确的。


17年3月份,整个币圈都沸腾了,我的ETH也飞了,我整个人都荡漾在幸福中,觉得生活是如此美妙,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万币齐飞的浩荡场面,短短几天时间ETH从400多暴涨到2000多,这深刻的影响了我的生活,无心复习备考,无心再玩游戏,脑子里全部都是数字货币和涨涨跌跌的K线,就在高考前的一周,我傻呵呵的请假到网吧忐忑不安的看起行情来,因为,这时候我手上持有大量山寨币,从4月份开始投私募,到高考毕业的时候我手上只留有一个ETH了,ICO太有诱惑力了,6月ETH也在ICO的催促下暴涨到了4000多人民币。


17年7月份,我在老哥的支持下建立了私募群,那时候,闭着眼买币随随便便就是10倍以上,项目方,200块钱一份的白皮书往哪一扔,几千万就轻松到手,当时,只要和区块链沾边的项目都能脱胎换骨一飞冲天,玩客云就是一个典型例子,捞偏门的和区块链的疯狂比起来都弱爆了。


17年9月份,好景不长,94来了,这是一个币圈值得纪念的日子,国家一刀切,人心惶惶,我的私募群就在这场风暴中夭折了,当时,每个人都觉得币圈要完蛋了,区块链、数字货币真的只是击鼓传花,我也开始慌了,为了稳住局面,我把所有的山寨币都换成了以太坊,然后听天由命,或者坐等归零,不过当时的我无比坚信区块链会发展下去,以太坊也不会那么容易死去,9月份之后开学,交了学费之后我身无分文,那时候一个ETH的价格2000多人民币,但我愣是一个都没有卖。其实,炒币者也就是守币者,包括我在内,都有一种习惯,只买币不卖币,这大概就是信仰吧。


,从那之后我对ICO避而远之,尽管94之后的短短几个月内ICO死灰复燃,达到上亿规模的项目如同雨后春笋一样涌出,但是,能做到佛系炒币的人又有几个呢?


李笑来都做不成币圈的和尚,何况是我呢,17年底18年初,我疯狂的捡破发币、搬砖、找潜力币、玩合约。


那时候韩国的棒子炒币是最疯狂的,韩国交易所的币价也是全球最高的,能在韩国把币搬回国内那就是在捡钱,为了搬砖,我千方百计的找到几个会中文的韩国棒子,无奈人家说炒币是一种赌博,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之后,只能在国内各个交易所之间搬砖,为此我注册了不下30个交易平台账号。


玩合约,几乎次次爆仓,我建议,在你数学没有考满分之前不要玩合约。


最失败的LLT,捡破发币、找潜力币,我非常开心的找到了LLT,它曾经占了我三分之一的仓位,5元买,2毛卖,跌幅25倍,也只能一笑了之。


如今行情惨淡,但它再也不能让我日夜颠倒,再也无法影响到我的生活,暴涨暴跌这不过是数字的变化,你信则有,不信则无。


——Hos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