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吴忌寒:我从未来走来,千亿开挂人生(原创)

币圈八卦 刘茜美子
  • 时间:
  • 浏览:

方程式应该是平衡的,即完全理性的逻辑。

揭秘吴忌寒:我从未来走来,千亿开挂人生(原创)

——《黑客帝国》

一、平行人生,我年薪一百万了

今天是2019年10月1号,是我从事风投的第十年,这好像是我顺理成章就应该走的路。

在09年北大毕业之后我进入了投资行业,做的是风险投资的分析师和投资经理的工作。正如我的人生履历一样,重庆南开中学考到北大,读书的时候我就已经是别人家的小孩模板了。

进入工作的我,每周有168个小时,工作100个小时似乎是家常便饭。一般工作日我要在早上9点左右到公司,到凌晨2点左右才离开。

当然也要做好周末加班的准备。如果这周有大型推介要完成,通宵工作算什么呢,甚至可能是连续两天。为了周围的人着想,我有机会回家赶快洗个澡换身衣服,有时候甚至连洗澡的时间都没有。偶尔会有一周工作量比较少,不过这样的时候微乎及微。

很快在我的努力之下,我成为了一名投资经理。这时候的时间表比先前好了些许,每周可能工作80个小时。一个经理典型的工作日工作时间是早上9点到晚上11点,周六或者周日(周日可能性更大)也要上班。当然,做投资经理的第一年通常会很辛苦,工作时长一般和分析师一样。

投资前找项目评估项目、投资后项目管理,我的生活日益被这两件事笼罩。我每天都处于极度的虚无中,工资越来越高,社会地位越来越高了,如果这代表我的个人成就,我在人生的每个阶段都属于优秀的那小部分人。

2011年五六月份的时候,在我单调却非常忙碌的工作中我接触到了比特币。比特币是什么?我花了两三天的时间去研究了技术层面的可能性,我觉得它颠覆了我以往所有的认知。有什么东西正在打开侵占着我的思维,它比以往所有一切都让我惊喜,这些未知在指引我作出抉择。

当下我立刻打电话跟朋友募资,“告诉他们有一个投资项目,风险是比较大的,潜在收益也很大。要么赔光,要么赚一百倍”,然而最终我并没有说服几个朋友,我将我所有的储蓄全在淘宝上陆陆续续买了比特币,但我没有勇气去抛下我固有的一切全力以赴去做我真正想做的。

放弃五年后可能年薪百万的可能?放弃我为目前工作付出的所有精力?从一个成为精英翘楚的大概率事件换到一个几乎在当时大家看来像个笑话的比特币领域?我犹豫了。我选择我人生的既有轨道,成为我应该成为的人。

今天是2019年10月1号,比特币十万美元一个了。我年薪100万人民币。

二、改变一生的选择

接触·第一桶金

2011年五六月份的时候,在我单调却非常忙碌的工作中我接触到了比特币。

我是以一种风险投资实践者的态度,然后希望做出很好的投资业绩,就是抱着这么一种最初的希望,介入到了这个领域。花了两三天的时间去研究了技术层面的可能性,随即就开始打电话跟朋友募资,“告诉他们有一个投资项目,风险是比较大的,潜在收益也很大。要么赔光,要么赚一百倍”。从最好的朋友开始,按关系亲疏打电话,第一个朋友什么都没问,就直接转了我两万块。最终我募得10万元,那时的比特币是10美元一个,我把这些钱在淘宝和Mt.gox买入了比特币。(2014年,我把这些币全部清盘了,比特币最高行情突破300美元,大部分人都赚了几十倍。)

结识·长铗筑梦

同年我结识了广西国土资源规划院里的一名工程师刘志鹏,他是个不安分的工程师。16岁时开始科幻写作,有个笔名叫长铗,那时恰逢他处于创作瓶颈期,为了寻找新灵感,他也在研究比特币。

我和他的理念和想法在不同的节奏中碰撞出火花。于是很快我俩凑了几千块钱,租了一个服务器,吸引来了当时国内比特币圈子里仅有的十几人在网站上注册账户,大家一起翻译一些关于比特币的咨询文章,还有打赏功能,文章的第一笔赏金是我打赏的,虽然只有零点几个比特币。

翻译·创世论文

当时我们所能看到的,主流的中文的,对比特币的评析和解释其实都是偏悲观的,他们不太能够理解一种总量受限的货币对公众所具有的意义和价值,他们普遍会将比特币视为一种金字塔的游戏,或者说一种传销的陷阱。那么这个时候,如果说有人能够很好地诠释出比特币的经济价值,同时能够向公众解释出它的基础技术原理,在当时而言会显得比较稀缺,我们也感到了一种责任,需要站出来,去把一些事情讲明白,而不能够让比特币在中文社区内呈现出一种传销,或者是骗局的一种印象。

而到了2011年底,我是自己去申领翻译成中文的任务,把中本聪的比特币创世论文《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翻译成了中文,这对我来说,是具有非凡意义的,这也许能使大家真正找到方向感。

比特币对彼时的我而言,是一盏明灯,我知道我的人生终将因为它而有变化,我期待它能重写我的人生格局。我会跳出我固有的所有的框架,去成就真正的理想和未来。

投资·倾家荡产

2012年8月,中国科技大学2001届少年班学生蒋信予(“烤猫”)在深圳成立公司,宣布制造ASIC矿机的计划,并通过一个“虚拟IPO”项目在线筹款,按照0.1比特币一股的价格,发行了16万股,购买股票者可以分红。

看到这一消息,我和疯狂小强(网络作家、第一代比特币炒家)各买了烤猫公司虚拟股票的15000股和12500股。

这又是一次“倾家荡产”的投资,我看了资料,投芯片第一笔成功的概率只有3成,我的钱也只能投这一次。

辞职·挖矿之路

2013年4月,我经过很长时间的心理战术终于辞掉了光鲜的投行工作,考虑去美国继续念书深造。偶然之间,却被一个新来的实习生说服,也许不能说是说服,而是勾起了我一直以来埋在心里的念头,于细微的光点看到无限斑斓的可能,也许才是我真正想要的。于是,我走上了挖矿之路。

索性我的方向在当时看来是对的,2013年7月,烤猫公司开创的矿场每个月都能挖出近4万个比特币,价值上千万人民币,我也拥有了人生的第一个一千万,实现了第一个小目标。

同期我花了几百万预定了南瓜张做的Avalon矿机,但是南瓜张跳了票,恰好赶上彼时全网算力价格疯长,我却没有收到货。

烤猫公司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来自俄罗斯的一家ASIC比特币矿机芯片研发团队Bitfury成功研发了全定制的挖矿芯片,其功耗极低,如此双重夹击,我意识到如果我要自己在这条路上走下去,那我必须自己做芯片。

危机·比特大陆

直接原因是我在辞职之后,有接受一批浙江投资人的投资,当时订购了国内另外一家主要的矿机厂商的预售的芯片,但是由于迟迟未能收到那批芯片,会导致浙江投资人的资本金出现巨大的亏损,在已经发生延期的情况下,觉得是有必要帮助这批投资人挽回他们的投资成本,实际上也相当于带着他们再赌了一把,于是就重新做了一个比特大陆的芯片公司。

转折·街头偶遇

我从未想过我的人生会会因此而出现如此大的转折,一切源于我在街头偶遇詹克团,也就是2013年我创办比特大陆联合创始人。

他比我大了几岁,且一直在从事集成电路的设计工作。

比特大陆的起步已经比别人晚了些许,若想在矿机界取得立足之地,必须要有自己的过人之处。我对詹克团的唯一要求,就是要在最短时间内开发出可以高效运行比特币加密算法的ASIC芯片。

不负众望,他仅仅用了半年时间,就研发出代表55nm挖矿芯片最高水平的BM1380。

为什么能做到?除了詹自身的技术实力之外,在他加盟比特大陆时,还带来了一整支拥有高速低功耗芯片设计经验的团队,而这些经验恰恰是开发矿机芯片最需要的。

量体裁衣的团队加上正确的产品思路,比特大陆在2013年11月推出的第一代矿机Antminer S1大受市场欢迎。

寒冬·矿机霸主

但真正将比特大陆带上矿机霸主地位的,反而是比特币的寒冬。

2014年初,当时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中心Mt. Gox发生欺诈和盗窃事件,比特币价格在短短三个月内遭遇腰斩,并在接下来的一年中,从最高点1100美元,一路下滑到最低的200美元。

彼时,整个挖矿行业哀鸿遍野,没有人愿意付出昂贵的电费来挖掘一个价值不断下降的数字货币。

在这一次的“大整顿和清洗”中,烤猫消失了,美国的ButterflyLabs被联邦贸易委员会(FTC)起诉了,另一家龙头企业KnCMiner破产了。只有比特大陆,还在不断的迭代矿机。

【2014年4月,蚂蚁S2矿机量产销售;

6月,第一版28nm芯片BM1382研发成功;

7月,搭载28nm芯片的蚂蚁矿机S3量产;

12月,蚂蚁矿机S5量产;

2015年8月,第四代比特币矿机芯片BM1385发布;

11月,蚂蚁矿机S7量产。】

回暖· 矿机霸主

终于在2015年,市场回暖了,矿工回归了,他们惊奇的发现,这个市场上的选择几乎只剩下了蚂蚁矿机。

回暖·垄断时代

2015年12月,詹克团在接受彩云比特的专访中承认,全网算力的暴涨大多来自于刚发布的蚂蚁矿机S7——短短两个月间,这款矿机销售额就达到了4亿人民币。

回头看,S7的发布正是比特币矿机界的分水岭。在此之后,虽然嘉楠耘智和Bitfury还在负隅顽抗,虽然时不时还有外来者如Halong的搅局,但矿机行业大局已定,比特大陆正式进入垄断时代。

保守估计75%的毛利率和65%的运营利润率来计算,分析师认为,比特大陆去年的运营利润为30亿到40亿美元。

结语·人生选择

投资者最爱犯的一个错误是相信他们必须不停的作点什么,把闲散的资金投放到什么地方去,却少见长期持有的人。实际上对投资者来说最糟糕的事情莫过于在某一笔投资上赚到了大钱,他们欣喜若狂,得意非凡,对自己说:“好吧,现在我再把钱投资到另一个地方去。”其实他们只需要把钱存入银行,让后耐心的等待下一个拿得准的机会,可他们却急不可待的又投了出去。

吴忌寒无论在哪个行业他都会是佼佼者,但是比特币成就了吴忌寒成为今天的吴忌寒,而不是年薪一百万的吴忌寒。

起因结果,都源于选择。

“比特币现金就是比特币现金,比特币就是比特币。比特币现金有自己独立的路线,对以后的前景和未来发展,有不同于比特币的理解。在比特币分叉之前,跟比特币有一段历史渊源,但是分叉之后就是自己的独立社区,仅此而已。”

——吴忌寒

曾经的“比特币布道者”,你还记得你的当初的宣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