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悲哀的看着,这些不知道悲哀的人们。”

币圈八卦 槑袋袋
  • 时间:
  • 浏览:

我的言论只代表自己观点,与任何人无关。

我是怀着对币乎的无比憧憬来的。

我一度以为乎币是内容原创者们的圣地,是区块链知识交流的殿堂。

可惜再好的机制,控制不了人心。

不出几日,币乎热门乌烟瘴气,抄袭泛滥,水文霸屏。

真正好的值得学习的文章没几篇,为了还必乎清晰健康的生态,自动的加入了打假小组。

看看我们的群名就知道,我们是抱着一种怎样的初衷加入这个小组的。

我们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生活工作,每天挤一个小时出来审稿,默默的为币乎贡献自己的微薄力量。

由于审稿不慎,昨晚出了错,一经发现我们及时撤回文章修改并发文道歉。而且也和当事人私下沟通道歉,当事人苏江也原谅了我们。

欣喜之余,大家一起共商以后更谨慎的审稿机制到很晚。

早上起来,到处都是指责打假出错的文章。

当事人的批评我们接受,金马说我们不专业,我们承认,我们本来就是业余的。

而一些阿猫阿狗也跳出来指责,我就奇怪了。

难道你们也来代表正义消灭我们吗?

其实,你们也不过是借打假出错上热门而已嘛。

你们中的哪一个人能拍着自己的胸脯说自己从来没有犯过错?

如果有,来来来,我让你骂三天三夜绝不还口。

如果没有,你有什么权利指责别人?

反求诸己,你求了吗?

已所不欲勿施于人,你施了吗?

如果没有,谁给你们底气指责别人!

群众眼睛是雪亮的,大部分人在事后都能原谅我们。

那些指责漫骂不停的,都是心里有鬼的人,或者是曾经的抄袭者。

他们巴不得没人打假,继续拿别人的屁股当脸,继续抄袭。

没有水平,肚子里没货就别出来装,没人怪你们。

还一天几篇,个个都当自己是文曲星下凡。不仅文思泉涌,简直是井喷啊。

你们不是在侮辱别人的智商,而是侮辱自己的智商,昭告天下,就怕别人不知道你们没货。

不懂没关系,关起门来好好读书修炼也是有可能成材的。

禅宗六祖慧能,他就是个文盲,他经过不懈努力,最终也证道成佛。

抄袭洗稿的水货们,学学文盲慧能吧,说不定哪天真能写出点让人能看的文章。

到时我一定会送上能量赞,庆祝你们“得道”。

在大街上不小心踩了一个人,我们只需和当事人道歉,并取得原谅。

不需要和整条街的人道歉和原谅,你们可以提出建议,让我们改善,把事情做得更好。

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一出来就是完美无瑕的。连法律都改了多少次,至今还有漏洞。

而不是像某些人,凭着自己龌龊的心理,恶意指责,恶意揣测事实的真相。

“我悲哀的看着,这些不知道悲哀的人们。”

魏少几次提出要把打假文章的收益key分给大家,都被大家拒绝,大家都同意先放在打假基金里面,以后再分。

还有区块佣兵的朋友,要给我们转key做为打假基金,也被大家拒绝。

我们奉行的只有一个原则,只有自己站直了,才有理指出别人的缺点。

我们的文章欢迎任何人去查验,贼喊捉贼的事,只有那些宵小才做得出来。

一个只字阅读都不会,都不能理解字义的人。

有什么样的认知,够资格批评别人的是非呢?

他的眼里除了名利再无其他,没有灵魂的躯体如动物一般的苟延残喘在这人世间。

自己看不懂反而怪别人写的太难?

估计从上古穿越来的。

是啊,

朝生暮死的小虫又怎能见得到黑夜与黎明?

难怪老庄会感慨,“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

古人果不曾欺我。

原本想象胡同叔一样,做一股币乎的清流。

我们打假小组的每一个人都是冲着净化空气去的。

我们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为的就是让大家看到真正原创的文章,真正好的文章。

不曾想过要回报,但是也不想得到如此谴责。

当周围的污水太多时,土壤必定会受污染,从土壤里长出的小树必定发育不良而畸形。

腐烂的土壤只会开出腐朽的花。

币乎是土壤,我们即是流水也是花。

我们浇灌土壤,也结出自己的果实,千万不要自己把自己作死。

不求每一个人都要大公无私,弃恶从善。

但请你的每一言每一行,对得起自己的良知。

这世上的道德法庭,从来是为有良知的人而设。

对于无良的的人,形同虚设。

现币乎上污水太多,清水太少,长期以往,将是污秽不堪,清明不在。

我很悲哀,

是愤怒后的悲哀。

但人微言轻,无力改变什么。

我只有借用木心先生的话,

“我悲哀的看着,这些不知道悲哀的人们。”

突然想写一段子:

一个外国人来到了中国这个古老的国度,突然发现满街跪着爬的人,比站着走的人要多得多。

外国人不解的求证中国翻译。

中国翻译无奈道:他们跪爬习惯了,早已经不知道怎么站直,而且也站不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