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共识】在币圈你知道几种数字货币的共识?

百咖说 吴庆英
  • 时间:
  • 浏览:

数字货币的共识

这段时间,有不少多年的同学朋友打来电话问:“最近在哪里发财?”

因为是多年朋友,也就不忌讳什么,直接说:“除了干好教育工作,还在炒币。”

朋友:“是邮币卡吗?兄弟啊,那个东西,听朋友讲错过时机了,玩不得啊。”

我:“不是邮币,是虚拟货币,你应该知道比特币啊。”

朋友:“比特币啊,倒是经常在网上看到过。还有那个区块链,在朋友圈经常看到。不过,听说那个是传销啊!”

我:“咱们认识这么多年了,你觉得我是干传销的人不。这么跟你解释吧,网上有种传销币的提法。以前的传销,是传销+人民币,传销币只是把人民币换成了虚拟货币。人民币本身没有传销的问题,虚拟货币自然也没有传销的问题。”

朋友:“这个我也不清楚,只是你要小心一点,现在骗子真的太多了。”

不可否认,传销币和区块链项目方骗钱的事实真的存在。其实换一种角度讲,我们不是炒币,而是普通的虚拟货币收藏爱好者,跟收藏古董玉器没有区别。所以,以后这样跟朋友解释,或许朋友就不会那么担心、抵触、提防,可以愉快地聊天,可以和他分享像币币这种零成本参与区块链方式的时代机遇。

数字货币的价值共识

严格地讲,比特币只是构建了区块链这个工具,未来能造福社会、推动生产力和生产关系进步的是区块链这个技术工具,跟比特币本身没有关系。比特币顶多只能算一种互联网技术的艺术品,有一定的收藏价值。但是,比特币的市场流通价格与收藏价值本身的关系,已经达成了共识。同样的,其他第一代数字货币,一样已经形成了共识。

第二代数字货币,我想应该从BNB为首的平台币说起,也就是说,第二代数字货币,已经不是纯粹的艺术品收藏价值的概念了,而是有了实际而广大的市场经济供求概念。利润一部分用于回购销毁,供应下降;为了手续费优惠,就有了几百万用户对BNB的需求。但是,平台币的市场还是太狭隘,只是服务于第一代数字货币的收藏群体而已。我们的币乎社群,Key服务于广大而积极参与的社员,服务于传播价值信息的写作者,未来还可以服务于传统行业的广告需求,服务于一部分电商网购供求,价值得到了更大范围的体现。但是Key的价值共识达成,还需要时间。

第三代数字货币的价值,应该是更大范围的普世共识。具体运用,有待人工智能、物联网和区块链技术等生产力环境的发展,将目前绝大部分只具有收藏价值的第一代数字货币的价值发展起来。

人多力量大,代币融资如果处在良性发展环境中,是一种整合人力、财力和物力,取得技术突破和产业革命的一种先进方式。如果我们玩不好,国外发展好了,高科技的权重中心在国外,我们又要落后挨打。实干兴邦,在习总书记的领导下,支持优秀的通证经济项目,慢慢会发展成全民共识。

数字货币的问题共识

从几千年历史的政治经济学角度看,数字货币是一个独立王国,它脱离了政治框架下的商业利润纳税模式,也脱离了和数字货币没有任何关系的广大人民群众。税收概念,几千年历史,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即便在封建时代,局部遭遇旱灾和水灾,也需要取之于民的国库赈灾。

如果数字货币脱离税收和法律框架,真到关键时刻,国家拿什么救灾,又凭什么给这些独立王国里的人救灾。假如数字货币的经济体量和人数与国家的概念相当,数字货币是去中心化的,谁有责任和义务来解决危机?所以,数字货币纳入政治框架,解决去中心化不可能解决的危机问题,是数字货币长久发展的首要共识。

数字货币的内部问题也很严重,比如EOS,每年可以增发,还有无法控制左右的分叉币类型和数量。增发和分叉的不可控,是数字货币泡沫的两个主要根源。

数字货币对传统经济的冲击。国民党还都南京时,强制法币与原来日占区票据200:1兑换,结果与黄金一参照,持有法币的人,突然一夜暴富200倍,而持有其他票据的,财产一夜缩水二百分之一,导致百姓盲目投机法币,而国民政府又毫无节制地增发法币,最后投机法币的人,如同当前币圈的韭菜,惨遭通胀之痛。以古照今,数字货币必须在政治框架的约束下,避免成为国民政府的法币,避免广大人民群众沦为韭菜。

简而言之,数字货币,为了规避极端危机情况下去中心化机制不可能解决的问题,应该主动接受合法化约束。同时,在政治框架约束下,通过行业自律共识,有效控制增发和分叉,防范泡沫。同时,监管层应该主动寻求监管机制,开展数字货币投资风险教育,控制韭菜悲剧规模。

当前,区块链项目方和币民的共同追求,都是代币市场化暴涨获利,这是非常危险的。政治层面和广大人民群众,需要的是区块链项目产生实质价值,在技术突破、产业革命和经济腾飞的过程中,发挥史无前例的积极作用。

我认可币乎,并坚持努力,有以下原因:

一开始是它的全民免费参与、且可点赞收益的市场机制的制度设计吸引了我。

二是它的推荐机制合理,有效地控制了传销派,假如推荐收益太大,传销派拉人进场,赚了奖励就跑路,剩下的,就是一批僵尸户而已,对社群成长毫无意义。

三是Key没有上大交易所,一定程度上规避了资本金融派的中短期暴力冲击,如果上大交易所,价格暴涨,前期的人赚了钱,就没有动力为社群成长努力奋斗了;价格暴跌,大伙没有积极性,乐观一点也是选择等,用户等社群成长,币乎创始团队等社群规模成长,恶性循环,就很难看到希望。不管是暴涨还是暴跌,整个社群就受制于大资本的念头。从一开始的福利两年线性解锁,再到Key选择小交易所,更让我相信,币乎的发展是可持续的。

正因为币乎的战略设计符合大局的数字货币长远发展的共识,同时币乎作为第一个通证经济实体落地应用,所以我相信币乎的未来。面对币圈,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这一瓢,就是币乎。

期望你的关注,一起加油

与币乎共同成长每一天

我在这里等你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