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Vitalik和我都在共同为同一个终点而努力

EOS 拾荒的蜘蛛侠
  • 时间:
  • 浏览:

以下内容原自翻译的两个大佬的对话:

“我人生的完整使命就是去寻找可行的加密经济方案来保障每个人的生命、自由、财产和正义。Vitalik和我都在共同为同一个终点而努力:尽力减少社会腐败和实现社会自由最大化。”

3月28日,Vitalik在其个人博客发表了名为《关于治理(2):富豪统治依旧是下策(Governance, Part 2: Plutocracy Is Still Bad)》的文章,文中Vitalik阐述了自己的立场,并认为DPOS的投票机制将伤害到底层区块链平台的长远发展。

3月30日,BM发表了《加密经济治理的局限性》,着重阐述DPOS选举机制的初衷。读到这里,本以为江湖又将掀起一股血雨腥风,没想到BM就来了一句:

“我人生的完整使命就是去寻找可行的加密经济方案来保障每个人的生命、自由、财产和正义。Vitalik和我都在共同为同一个终点而努力:尽力减少社会腐败和实现社会自由最大化。我们的主要区别在于我们基本假定的差异。”

看来两位大神虽常针锋相对,实则惺惺相惜呀。

究竟为什么Vitalik如此反对DPOS机制呢?其在关于DPOS的评价中写到:

“我们现在需要关注的重点是,区块链以及加密货币所创建时的愿景,如今已经遭到了严重的破坏。当初这些技术的出现,是为了去逾越体制中的某些无法克服的缺陷。而如今,人类社会体制中那些令我们深恶痛绝的舞弊,再次不可避免地重现了。加密货币本身就是这个世界的缩影。”

EOS超级节点的竞选不仅赚足了眼球,更紧紧抓住了每一位潜在利益所得者的神经。锣鼓喧天的背后,是利益捆绑交织的拉票、贿选。

也许有人说,有大节点愿意出面,有钱一起分不是很好吗?也许并不是。文中Vitalik给出了推论:为了最小化贿赂金额,竞选节点们也许会选择成为同盟,相互匀票,这种行为将导致选民的贿赂收益下降。反映到现实中,也许选民的实际收益并不那么可观。

最后总结:

相比Vitalik以经济激励和密码学治理为主体的加密经济学手段,BM认为DPOS机制也许是更接近民主与去中心化的折衷方式。尽管Vitalik的想法更公正,但在实现中,“密码学只能用来证明逻辑的一致性。它不能用来做出主观判断,也不能用来判断是非,更不能用来辨别真相或虚假(在一致性之外)”。

BM指出,“Vitalik和我都试图解决人类治理中一些非常具有挑战性的问题。我选择承认某些关于客观证据范围的现实情况,并接受现实,即每个社区都可能有自己的“正确与错误”的定义,只能通过对社区成员的主观意见进行投票来衡量”。

尽管DPOS和Casper连“年”征战,我们不难看出其背后都是要将人性的弊端最小化。事实上,从20世纪开始,人们关于共识算法的争论就从没停过。FLP不可能性(FLP Impossibility)定理的诞生意味着共识算法安全性(Safety)和活跃性(Liveness)两全其美的方案并不存在,更多地是在具体应用场景上取最优折衷。而在人性问题上,更是如此。

正如BM所言,Vitalik和自己都在共同为同一个终点而努力。随着EOS主网上线临近,以太坊扩容方案也在快马加鞭,后方还有千万新兴力量在奋起追赶。区块链的中场赛事,才刚刚开始。

BM:Vitalik和我都在共同为同一个终点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