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有必要发行数字货币替代M0吗?

精链币答 错过一个亿
  • 时间:
  • 浏览:

中国、瑞典和英格兰等国家的中央银行都正在加紧数字货币的研究,虽然尚未推出具体的方案,但从目前透露的信息来看,央行的数字货币发行方案应该具有这样一些特征。

第一,仍然遵行中央银行+商业银行的二元发行机制,央行不会直接向公众发行数字货币;

第二,仍然是中心化、总量可变的信用货币,不会采用去中心化、总量给定的比特币类的数字货币;

第三,采用数字现金的形式,目的是替代和补充传统实务货币,即纸币和硬币。

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姚前明确表示,中国现阶段的央行数字货币设计注重M0替代,而非M1和M2替代。如果是这样一种框架,笔者基于下述两个方面的理由,对央行发行政府背书的法定数字货币提出疑问。

一、市场化的支付工具创新和竞争表现出了对M0很完美的替代

在货币形式的演变过程中,有两种力量起着决定性的作用。第一是寻找交易成本更低的货币制度安排和货币形态,第二是网络外部性作用下货币形态的统一化、标准化趋势。

前一种力量提供了货币制度安排从自然货币、私人发行货币到政府统一发行货币以及货币形态从实物商品货币、到金属铸币、纸币和电子货币的经济学逻辑,后一种力量则主导了无论在信用层面还是载体层面,都呈现出强势货币网络规模不断扩张淘汰弱势网络、货币种类减少的趋势。

国家主权的信用货币是目前世界上通行的货币制度,在信用层面它是单一的由政府权威和国民经济实力支撑的国家信用,在载体层面则呈现出非现金和现金两种形态。央行发行替代M0的数字货币,可以理解为法币在保持信用层面性质不变的情况下,对新型货币载体形式的创新。

在目前电子大额交易清算体系十分健全、零售交易中银行支付非常普及的情形下,现金承担的主要功能是零售小额交易的支付媒介。但恰恰是这部分交易,对支付工具特性的诉求是多元化、异质性的。如地铁公交乘坐场景中对支付便捷性的要求,电子商务交易中对第三方担保功能的要求,以及某些场景中对匿名不可追踪性的诉求等。

纸币和硬币形态存在的现金,难以同时满足这些诉求,或者使用过程中成本高昂。从这个角度看,法币体系下,是存在货币形态的统一化与支付工具需求异质性的矛盾的。

传统技术下,区别于纸币和硬币的独立支付工具的供给和运行成本太高,且没有有效手段保证其公信,因此民间机构发行的类纸币支付工具,如饭票,的生存空间很小。但进入到电子信息时代以后,这一矛盾,通过民间机构的支付或类支付工具的创新,得到了很大缓解。这一类支付工具,可以分为以下两类:

第一类,与法币无关联的创新性支付工具,如QQ币、社区时间货币、通用性较强的企业积分等。这一类“准货币”,完全脱离了法币信用,是私人信用,在各自特定的场景中承担着支付媒介的作用,事实上已经成为个人资产的一部分。

从全球来看,近二十年来这一类支付工具的种类和规模都迅速增长,影响力不断增强。里夫金在《零边际社会成本》中,指出全世界目前活跃着至少3000多种社区时间货币。在日本,积分已被上升到“企业通货”的高度进行着广泛讨论。

第二类,与法币直接关联的创新性支付工具,如公交卡、预付费支付卡、支付宝钱包、微信钱包等。这一类支付工具往往存在着私人机构的货币发行机制,其账户余额(如微信和支付宝钱包余额)代表着持有者与发行机构的债权债务关系。

但是,或者由于发行机构良好的公信力,或者因为有快捷地在银行存款与钱包余额之间相互转换的通道,持有者基本把这些货币余额视为法币在使用。这一类支付工具的发行,实际上是借助了法币的国家信用,因此容易获得持有者的信赖。

与真正的法币载体形式--银行存款、纸币和硬币--相比较,这一类支付工具深度嵌入交易场景,附加了诸多特定的功能,适用过程中非常便捷高效。特别对发行方来说,构建和运营支付平台可以直接或间接地获得收益,已成为一个盈利的产业或者企业竞争的手段,因此市场创新非常活跃。

可以说,在零售的支付工具层面,已经呈现出哈耶克在《货币的非国家化》一书中描述的一幕:

若干发行不同货币、彼此竞争的发钞行之间展开竞争,以争取扩大自己多提供的贷款或销售之数量。一旦彼此竞争的发钞行令人信服地证明,他们所提供的货币将能比政府所供应的货币更好滴满足公众之需求,则人们就会毫无障碍地接受它们所发行的货币……